你压到我尾巴了_悠哉君(5)

“您的意思是,这是皇上赏的……”白福骇然,“可是,这是蛇……”

“这当然是蛇,只是它若有毒,我早就被咬死了。”白雪鹤沉沉闭眼,“皇上爱开玩笑,你不要瞎说,我回府休息,你去将这两副药抓了。”

白福这才安心离开,马车里只剩一人一蛇,黑蛋缩在粽子旁一动不动,想像以前那样装作石头,让他看不出来。

“你要吃吗?”白雪鹤望着面前短短的胖蛇,接着缓缓打开粽叶,黑蛋迟疑许久,还是忍不住盘旋上来,伸出舌头舔了下里面的蜜枣。

蜜枣甜滋滋的,味道好极了,黑蛋将看起来很寡淡的白糯米一点点蹭开,单独将蜜枣吞了下去,肚子上立刻冒出来一个小小凸起。

“吃饱了?”白雪鹤收起粽叶和剩下的白米,皇帝恩赏,即使没有打算吃,也不能让别人看到,“我可不是坏人,你别害怕。”

白雪鹤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奇怪,怎么会和蛇说话呢。

“哪能吃饱呀。”黑蛋坐在白雪鹤身上,挺起身体摇了摇头,又慌忙点了点头,他游走着退了一点,“我要走了,我不吃了。”

“你能听懂我说的话?”白雪鹤一时觉得无比惊异,京中闹鬼一案,他本觉着是皇帝刻意设置关隘打压正被软禁的燕王,可难道这世上真有鬼怪?

黑蛋慌忙摇头:“我听不懂呀!”

白雪鹤觉得更奇怪了。

第3章 端午节 3

等到白雪鹤回府,额头上已满是细汗,不好消化的糯米在腹中搅作一团,他将装着黑蛋的篮子jiāo给婢女,那婢女虽然害怕,但还是接了过去。

“这是皇上赏的,将它安置个好去处,好好喂,可不能瘦了。”白雪鹤一边吩咐,一边解下镶嵌着美玉的官服腰带,他抬起头,看着婢女缓缓微笑,“小维,你不用怕,不咬人的。”

白雪鹤不在诏狱时完全变了样子,他将紧束的发冠打开,黑发如瀑般散落,看起来温和而秀气。

小维望着白雪鹤极为难受的表情,咬牙切齿道:“皇上也太任性了,咱们已经很不容易,他却要…”

“皇上不曾短了我俸禄,我也不曾短了你的月钱。”白雪鹤敛去笑意,眉目间蔓上之前不曾有过的锋锐,“胡说的话给人听去,可是要割舌头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什么可是。”白雪鹤抬手拢住头发,“准备只笼子。”

篮子里的黑蛋迅速把舌头缩回去,整只蛇看起来更圆,小维听到他刻薄的言语,眉目间却浮上些心疼的神色,只好从外面取来一只细丝笼子,她在里面放了些切碎的肉块,想将缩在篮子里的黑蛋引出去。

黑蛋一动不动。

“这蛇看多了还挺可爱,老爷,它怎不吃这个。”小维摇摇头,抬手戳戳黑蛋,“这蛇是不是吃素呀。”

黑蛋不是不吃肉,反而很喜欢,只是从没吃过生肉罢了,以前在山谷里的时候,阿离会回来带东西给他吃,阿离带的都是人吃的食物,阿离不在,黑蛋就吃些果子,至少在他记忆里一直是这样。

只是看到桌上的小果子,他反而觉得饿了。

小维点点头,提着裙角缓缓出去,房内只剩下白雪鹤一人,白雪鹤静静望了一阵,从桌上取来一只果子拎在手里,低声笑道:“你想吃吗?”

黑蛋下意识的点点头,又觉得自己不能bào露身份,他立马将头和身体藏在一起缩成球状,假装自己刚刚是在低头,看样子,这个坏人已经怀疑自己是妖怪了,蛇似乎是应该吃肉的,于是他探过身去,勉qiáng舔了一口,接着露出掩藏不住的可怜兮兮,舌头都垂了下来,整只蛇无jīng打采。

白雪鹤拎起果子咬了一口,低声道:“若能听懂我说话就点点头,我把果子给你吃。”

黑蛋觉着自己是有意志力的蛇,怎么能轻易被一个果子吸引,他依然紧张着缩成一团,期盼着白雪鹤能扔掉他。

白雪鹤却将果子切开放进笼子,接着没再说话,黑蛋饿的难受,用黑豆眼打量着笼子上的搭扣,觉得自己应当有办法打开的,于是顺着果子一点点吞过去,最后钻进笼子里。

白雪鹤将笼子的搭扣放下。

世界上哪会有什么妖怪,看起来是自己想多了,傅季瑛生性任性不顾他人,这次也不过是像往常一样拿他取乐罢了,雨露雷霆皆是君恩,这也不过是普通的一条蛇,他在百官眼中已经如此不堪,傅季瑛想知道什么自会直接问,哪需要用什么妖怪来卧底。

白雪鹤想想,还是提着黑蛋起身,门被人粗bào推开,小维提着一袋蜜饯,红着眼睛站在门前。

“将它放去厨房。”白雪鹤声音平平,仿佛已猜到何事,小维将蜜饯扔在地上,接着突然跪下。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怀了情敌儿子的娃后带球跑_萧澜 下一篇:星际第一生财工具_颜一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