窥心_冬急阿雪(2)

顾也兮:?????那尼???

“上班看着他,没问题,下班了还要带孩子?潘局,你这是给我找队员,还是给我找对象呢?”

潘为人摆出一脸无辜,“你不是经常说你那公寓楼安全舒适,性价比高么?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,我是吃了你的安利呀!”

顾也兮无可奈何地咬咬牙,在老虎面前小猫咪也不敢闹情绪,只好心里mmp,面上笑嘻嘻。

顾也兮刚回到办公室,八卦的队员全都围了上去,其中最八卦的孟宁问:“老大,潘局找你做什么?是不是要给你升职加薪呀?”

顾也兮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,拿起不知道是谁的咖啡就喝了起来,“升职加薪个狗屁,明天队里要来个新人。”

huáng嘉德惊讶:“新人?我听说隔壁队申请了几次都没申请到新人,怎么现在反而往我们队里塞?”

顾也兮瞥了他一眼,“潘老头说,颜值高的要放在一起,新人是个大帅哥,就分给我了。”

孟宁听到大帅哥三个字,眉毛立马一耸一耸的,“真的?有多帅啊?有没有老大这么帅?”

一旁叼着甜甜圈作为宵夜的李子,抓紧时机拍马屁,“老大可是我们重案一枝花,怎么可能比他帅呢?”

顾也兮坏笑,“哟,原来在你心里我这么帅呢。你是不是偷偷暗恋我?不用害羞,大胆说出来,我肯定,会拒绝你的。”

李子嘟着油腻腻地嘴要亲顾也兮的脸,“你看我未娶,你未婚,要不,你就从了我吧。”

“滚。”顾也兮一把推开李子,然后把他最后一个甜甜圈抢走,塞到嘴里口齿不清地说:“别闹了,新案子,什么情况?”

孟宁把案子资料递给他,“两个星期前的周日凌晨,26岁的王明死在自己家里,单身独居,死亡时间大约是凌晨1点左右,死因是中毒,死者身上有大量的nüè打痕迹,不过全是死后造成的。上周周日凌晨,25岁的林山隐也死在了家中,死因、死亡时间和前者相同,身上也有大量死后造成的nüè打痕迹。潘局认为是连环凶杀案,就转过来给我们了。“

顾也兮盯着尸检报告,“手臂和大腿上有大量被尖锐物品刺伤的痕迹,手臂多处有很浅的划伤痕迹;肚子和**被多次踢打,大腿上有皮带鞭打的痕迹。这些全部都是死后造成的?”

孟宁点头:“对,全部都是。对了,法医说,刺伤和划伤可能是被类似于缝衣针的物品造成的。”

huáng嘉德翻看着尸体照片,不禁皱眉,“这么多伤,凶手明显有很大的怒气,复仇?”

李子发表意见:“也有可能是nüè待狂。”

顾也兮摇头:“复仇也好,nüè待狂也好,都应该在死者死前nüè打他,为什么要等到他感觉不到痛的时候下手呢?”

孟宁:“或许,是怕被周围邻居听到?”

顾也兮摊手,“那可以塞住他嘴巴,或者带到别处去殴打呀!”

李子:“兴许,凶手没法带他到其他地方?”

“嗯,有这个可能,”顾也兮翻了翻尸检报告,“死者没有任何防御性伤痕?也没有被绑起来过的痕迹?”

孟宁摇头:“没有。”

顾也兮看了看时间,已经很晚了,他揉了揉脖子,说:“如无意外,本周日凌晨又会出现一具尸体,今天是周一,我们务必要在第三个死者出现前把凶手找出来。现在不早了,大家把案子资料都带回家好好研究一下,好好休息,明早8点半开会。”

顾也兮回到自家门前掏出钥匙,突然猥琐一笑,回头看了看对门公寓,门缝有光透了出来,看来莫望已经搬过来了。

他挠了挠肚子,突然好奇心大发。

顾也兮:这潘老头,随便给我塞个人。这相亲也得先见一面吧,最后一刻才告诉我要来个新人。要不,我先验个货?

他一个标准的向后转,大步一跨,就到了莫望家门前,抬手敲了几下门,没反应。

嗯?不在家?

他又敲了两下,还是没反应。

哟?敲门不应,合理怀疑有危险,进去看看应该没毛病吧?

他眼珠一转,左顾右盼了一下,直接撬门进去了。他刚当警察的时候,经常和小偷打jiāo道,有一次值夜班闲得无聊,就跟一个小偷学了几招,从此没有他撬不开的锁。

顾也兮撬开锁后,先是开了一条小缝,一只眼睛透过门缝瞄了几秒,没看到屋内有人。接着大大方方地推开了门,走了进去。

公寓里面东西不多,收拾得gāngān净净的,很可能是个极爱gān净的人,不过也有可能只是因为这是搬进来的第一天。

客厅没有摆放任何私人装饰品,一切都是公寓自带的东西,厨房里倒是塞满了各种工具,咖啡机、烤箱、微波炉,还有各种酱料,看来是个美食达人。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鬼仙卿卿_拾月微寒 下一篇:徒弟,为师回来宠你了[重生]_六出轻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