窥心_冬急阿雪(6)

小哥一边给他们倒水,一边说:“不是有警察来问过了吗?还把监控视频给拿走了。那天人特多,我没印象了。当时我们店才开了一周,我猜他是个新客。”

莫望打开手机里监控视频截图,问:“那这个黑色长发的女生呢?有印象吗?”

小哥接过照片看了看,摇头,“警察同志,不是我不配合,这照片里就只有糊成一坨的半侧脸,黑色长发的女生多了去了,真的认不出来。”

莫望切换到另外一张背部全身照,“这样看呢?虽然没有正脸,但是能看到衣服。”

照片里的女子穿着一条藕粉色的蓬蓬裙,很是扎眼。

小哥歪头想了想,“这裙子,我还真的有点印象,我一女同事还偷偷笑话她裙子这么好看,穿了一条肉色裤袜,看着像假腿。”

顾也兮眉毛一挑,感觉有戏了,“那你还记得,她长什么样子吗?或者叫什么?”

“长啥样,没印象,她一直低着头看手机,刘海把半个脸都要挡住了。名字也不知道,她好像是自己来的,感觉像是等人,但一直自己坐着,后面越夜越忙,我就没注意了。”

“监控摄像显示她和王明曾经聊过天,并且前后脚离开,你有见到吗?”

“呃......哦!我记得那天收工的时候,那个女同事跟我八卦过,说后来有个男的不知道眼神是不是有问题,看上了这女的,主动去撩她。现在想想,说的可能是他们吧!”

“你之前,有没有在店里见过这个女生?”

“没有印象。穿这种小可爱蓬蓬裙来我们店的,她还真是头一个。”小哥肯定地说。

顾也兮眼珠一转,“那有没有可能她来过,但是穿的是其他类型的衣服呢?”

小哥摊手,“那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第二个死者死前去的酒吧,是一个开了好几年的老店,地理位置虽然还可以,但门面看起来有些旧了,装修风格也早过时了,唯一竞争力大概就是人少,不用排队。

莫望和顾也兮进去的时候,一个年轻女生正在把玻璃杯子一个个包好,放到纸箱子里。桌椅都被裹好整齐地叠放在了角落里。

顾也兮对着女生摆了摆手,问:“哟,这是怎么了?”

年轻女生抬头看到了警员证,放下了手中的杯子,双手抱臂说:“这不明显着吗?gān不下去,要搬了。”

“这一带不是挺旺的吗?说搬就搬呐?”

”旺是旺,可这店多,老板抠门又不肯好好翻新装修一下,收费却越来越贵,你说能gān得过人家嘛?这几个月都是靠老顾客撑着的。你们是为了周末死了的那个人来的吧!老板知道这件事后,觉得不吉利,想想还是搬吧。”

顾也兮敏锐地捕捉到关键词,“过去几个月都是靠老顾客撑着?那那个死掉的人,是老顾客吗?”

妹子点了根烟,chuī出一个标准的烟圈,“林少嘛,来了有一年了,基本每周都来一次,跟我们都混得挺熟的。”

“他死的那晚,是自己来的吗?”

“他每周都会来,哪天来不定,不过如果是周六,基本都是自己来的。来撩妹嘛,撩到手了就带回家。”

莫望和顾也兮相互看了一眼,看来凶手确实在死者在酒吧里认识然后带回家的。

“你还记得那天他带回家的女生长什么样子吗?是不是监控里拍到的这个女生?”莫望拿出这家店的监控视频截图。

“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一起走的,林少是自己出去的,过了一会,那女的从厕所里出来,然后就走了。有可能林少先去打车,女的去厕所补个妆再跟他回家。不过看这女的就知道,是林少的口味。”

“哦?怎么说?”顾也兮好奇地问。

“他就喜欢这种,怎么说呢,单纯大学生感觉的女生,穿得普通,但清纯有气质的。那晚他一来到就锁定目标,我还和他打赌能不能撩到手,最后我输了100。现在看来,是提前给他做白金了。”

顾也兮:“为什么你会觉得他撩不到?他经常失败吗?”

妹子笑了,“那倒不是,林少几乎没失手过。不过我看那妹子,斯斯文文地坐在角落里不说话,盯着手机也不和其他人jiāo流,一看就不是好撩的。我还以为她会不鸟林少了。”

莫望:“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子吗?她以前有来过吗?”

“我没印象她来过,当时她坐在最里面的角落里,我就远远地看了她一眼,而且她好像一直低着头。不过说真的,我就没看清她长什么样子,所以我也不能百分百确定她没来过。”

莫望掏出另一个酒吧拍到的监控画面,问:“图中的这个女子,有没有可能和她是同一个人。”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鬼仙卿卿_拾月微寒 下一篇:徒弟,为师回来宠你了[重生]_六出轻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