窥心_冬急阿雪(9)

莫望:“毒死死者大概需要10分钟,殴打算30分钟的话,剩下的时间,她在做什么呢?”

顾也兮闭上眼睛想了一会,“她在害怕。”

李子:“嗯?”

“我们之前认为,她之所以先毒死死者,再nüè打尸体,是因为她更重视把伤痕留下侮rǔ死者,再加上两者体型悬殊原因。但可能还有一个原因,是因为她太害怕,只要对方还活着,她就没有胆量对对方下手,所以她可能一直坐在旁边紧紧地盯着死者,直到死者身体发凉,确定真的死了,她才敢下手nüè打。”

孟宁不禁有些可怜起了凶手,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凶手到底是经历了怎样可怕的nüè待?”

顾也兮:“抓到她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huáng嘉德láng狈地走进来,白色的T恤上沾了不少黑色的污渍,脸上也有一处,孟宁递给他一张纸巾,问:“哟,huáng老弟,你怎么肥四啊?”

huáng嘉德擦着脸,“不是筛选了几个疑似凶手的人,要把资料打印出来吗?那打印机坏了,我就顺手修一修,不知咋的就搞成这样了。”

李子看他那láng狈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,顾也兮拿出手机对着他咔嚓地连拍了几张。

huáng嘉德敢怒不敢言,“老大,你......拍就拍吧,别发朋友圈。”

顾也兮:“不。”

huáng嘉德要哭了,“起码给我加个滤镜吧。”

顾也兮:“好。”

半分钟后,大家都在朋友圈看到了那张照片,顾也兮非常守信地加了滤镜,图里的huáng嘉德显得更加脏兮兮的,下面写着一行字:我挖矿回来了。

huáng嘉德头大地捂住了自己的脸,我怎么摊上了一个这样的老大??!!

顾也兮闹够了,拿过那一叠资料仔细看了起来,一边看一边摇头。

孟宁知道这表明里面肯定没有凶手,看来今晚是铁定要加班了。

“第一个,虽然是肋骨断了进院的,但你看照片,手背上有烟头烫伤的痕迹,不是我们的凶手;第二个,手臂上的是淤青捏痕,和我们的死者身上的伤痕不符;第三个有踢打伤有皮带鞭痕,但是仔细看病历,她对酒jīng过敏,监控视频大家都看了,凶手是实打实地喝了酒,所以也不是。”顾也兮一口说完。

huáng嘉德觉得自己毁了一件衣服,做了无用功,还被拍了丑照发朋友圈,郁闷地坐在桌子上,猛喝一口可乐,“好吧,那怎么办?”

“现在唯一的线索是共享单车,就看孟大小姐的了。”顾也兮顺手叠了个纸飞机,对着孟宁扔过去。

孟宁一把接住,反向扔回去,“共享单车公司那边说要先查查,等会才有结果。”

五个人大眼瞪小眼地沉默了一会,决定要不就先吃点东西吧。

莫望第一天来报道,理应是要带他去吃顿好吃的,无奈遇上案子,只能在局里吃快餐了。顾也兮叫了五份披萨,十对jī翅,还有两盒蛋挞,颇有撑死他们的心意,并且额外点了星巴克咖啡来给他们提神。

孟宁看着一桌子的东西,发出了惊讶的声音,“啧啧啧,老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豪慡了,是不是被富婆包养了?”

顾也兮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,“去你的,莫望第一天来,大家又辛苦加班,我不是想着对你们好点嘛。这唧唧歪歪的,没有下次了。”

李子叼着一块披萨,嬉皮笑脸地说:“老大,就只有孟宁唧唧歪歪,我们可没有怨言呀,不要误伤无辜呀。”

孟宁立马转移话题,“哎,小莫莫,你第一天入队,讲点什么吧!”

莫宁突然被cue有点懵,连忙摆手,“不不不,我......”

话的后半段被掌声淹没了,孟宁带头鼓掌,大家兴致勃勃地等他讲话,顾也兮拿着咖啡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好奇连说三个小时都不累的潘老头的侄子,会有多能说会道。

大家这么看着他,莫望更懵了,好一会才挤出一句,“等案子破了,我请大家吃饭。”

顾也兮忍不住大笑,感觉是真的难为到这孩子了,拍了拍他肩膀算是给他下台阶了,“行,一言为定。大家赶紧吃,吃完还要gān活呢。”

正说着,电话就响了,孟宁赶紧接了电话,一边聊着,一边打开了邮箱。

等她放下了电话,顾也兮问:“怎样?”

“共享单车公司说,付款账号查到了,但都是用的死者的账号,应该是凶手黑了他们的账号。”

李子感叹,“这凶手,真是机智得很啊。”

顾也兮:“那目的地呢?”

“两次单车停靠的地点不同,相差了两条街,”孟宁在地图上标记出来,“凶手应该是住在这个范围内,距离酒吧十多分钟车程,距离两个死者的家也是十多分钟车程左右。”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鬼仙卿卿_拾月微寒 下一篇:徒弟,为师回来宠你了[重生]_六出轻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