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灵珍馐志(gl)_一跳跳到山外山(8)

“消暑养胃的饭?”李苦儿不懂再平常不过的米饭能做出什么花样来。

“这饭名曰山水饭。山取自山中薯蓣,也便是山药,水取自水下莲藕和水上莲子,饭则是当年的麦米。府里的莲藕、莲子与麦米尚可,但这山药,是左右不合规矩,内里不够洁白,黏性也差。我这才想趁这午后的功夫出来寻一寻。”

都将主厨bī上菜市了,大顺还真是有能耐。李苦儿暗自腹诽,眼看这条菜市街都走到头了,便对何未染道:“何姐姐,或许我们这小镇子上的确没有那么好的。”

何未染驻足,无奈地叹了口气,李苦儿当她要就此放弃,却不想又听她道:“看来是要亲自去山上采了。苦儿,你带我去可好?”

“啊?”李苦儿呆呆地眨了眨眼:“好是好,但清水镇附近那么多山,我也不知道哪座山上有好山药啊。”

“你只需带我沿着河岸一路寻过去就成。走吧,先回王府取工具和马匹。”

两人顶着烈日回了府,李苦儿热出了一身汗,可看何未染,竟丝毫不见汗迹。在后厨拿了一只麻袋和两个小铲子,又问管家要了一匹马,两人便要出发。

李苦儿从没骑过马,站在马近前冷不丁见马打了个响鼻,浑身不由一个哆嗦。何未染先行上马,后朝她伸出了手。李苦儿虽心里害怕,但还是忍住不腿抖,抓住何未染的手借力往马背上爬。千辛万苦万苦千辛,总算安稳地坐上马背,没想到之后的事倒让李苦儿更紧张了。

贴这么近真的好么?!李苦儿才算意识到现下的境况,何未染驾着马环她在身前,两人几乎是紧紧贴着……她呼气,吸气,又呼气,又吸气,生怕剧烈的心跳被身后的人发现……可是这么近的距离,是一定会被感觉到的啊!李苦儿感觉自己快中暑了……

“往哪个方向走?”

“就东……东边吧。”

“好。诶?你耳朵怎么红了?”

李苦儿掩面:“呃……这鬼天气真是要晒死人了……”

作者有话要说:这章不好吃……嗯。

第5章 山水饭(二)

清水镇的东面和北面有一条河,这河名为稻川,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官府以其划分清水镇与邻镇的地界。稻川两岸有延绵的野山,常有凶shòu出没,因此至今无人在此开垦,唯有一些猎户偶尔会进山打猎,虽说危险,但若运气好猎到一头大的,便可供一家子吃上个把月。

李苦儿并不了解那里的危险,她自小生活在镇子上,一个独自过活的小姑娘,也不会往荒山野岭跑。只小时候跟着一群调皮的玩伴来过稻川几回,在浅滩上捡石头捉河蟹。她还记得最后一次来,那时候她六岁,一个叫阿绪的孩子说看见一条大鱼,要下河去捉,河水湍急,没人敢跟着去,也拦他不住,后来,阿绪被急流冲走了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当时这事闹得不小,几个孩子的爹娘沿河寻了好几天,当然也包括李苦儿她爹,但别说活人,连尸首也没找到。日子一久,他们放弃了,教训了自家孩子一顿了事,只阿绪的爹娘依旧在找,找了整整三年,直到阿绪娘又有了身孕才就此放下。

她牵着马,看着依旧湍急的稻川,阿绪被冲走的场景仿佛还历历在目。如果他还活着,今年便有十七了,会成为秀才么?还是做买卖?应该娶到媳妇了吧……只可惜,稻川夺走了他所有的可能。

“想什么呢?”何未染从山脚边回来,搓着手上的土:“我们再往上游走。”

“嗯。”李苦儿收回飘远的思绪,跟着何未染上马,一路过来,早习惯了,李苦儿才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胆小的人,和女子同乘一骑也会紧张成那样,真是可笑。幸好现在已经自在了许多,说白了这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两人一路北走一路看,时不时下马观察土质。终于,在河流的转角,他们找到了想要的泥土。

何未染说,沙质土壤加上流动的水源,这样的地方生长出来的山药一定是山中珍品。而稻川转角所圈的山丘正符合这两个条件。

这是一座不折不扣的野山,连人踩出来的山路也没有,幸而不算陡峭,要上去应没有多大危险。盛夏,万物茂盛,整座山丘都被绿色覆盖,要从这满眼的绿色植被中找到山药,李苦儿实在没有信心。

“嗯,这山上就有。只是……”李苦儿听见何未染自言自语,不明白她从哪里得出这个结论,明明还没上山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李苦儿索性直接问了,却得到个意味不明的答案:“因为啊,我已经嗅到山珍的香味了。苦儿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

“啊?何姐姐,我想跟你一起去。”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前妻,我们复婚吧!_伏中君 下一篇:夏日焰火_焦糖白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