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后,朕还傻_莘泽(4)

隔着一道拱桥,江明烟的身影藏在yīn影里,让人只看见来人一身艳红色的衣诀像是一阵风似的飘到近前,浓烈的似火一般灼烫。

萧容洲淡淡的撇了她一眼,而后微眯了一双眼睛,冲着郭荣抬手一挥,“丞相先回去,今日进宫,恭王那里……”

“臣明白。”

如今恭王如日中天,虽说陛下得了大统,但现如今势力并未掌握在手,做事尚是如履薄冰。今日进宫密谈断然是不能让恭王得到什么消息。

丞相拜别萧容洲,离去时看了江明烟一眼,他认得她,此女一直在恭王身边,似乎是恭王嫡系一派。

两个人匆匆对视了一番,江明烟便是听见亭内传来萧容洲的声音来,“让她进来。”

疆国皇帝萧容洲,今年25岁,年纪轻轻却是个病秧子。就算是容貌如巍巍玉山可也遮挡不住他面上的苍白色。此时他坐的端正,着了一身玄色绣金的龙纹衣袍,身形显得越发单薄,俊美无俦的面容上,唇殷红如血,像极了这秋日里的红枫,带着一丝妖异与邪佞。

就是萧容洲的这张脸,每次见到都会让人有一种心动的错觉。上辈子,答应萧云景嫁给萧容洲为妻难不成是看中了这人的颜?

简直是肤浅!

江明烟轻咳了两声,走上前来,就看见萧容洲自顾自的斟了一杯茶水,摩挲着淡色瓷杯的手指细白修长,他眉眼未抬,道:“私闯御花园可是死罪,江小姐虽然有恭王撑腰,朕也能治你的罪。”

吐出的声音虚浮无力,毫无气势可言,但莫名的就让江明烟觉得这人举手投足之间优雅,气定神闲,那未抬的眉宇里透着丝丝运筹帷幄的了然。

江明烟不是萧云景,丝毫不给萧容洲面子,她今日进宫本就是有求于人,此番倒也乖巧的站定在桌案旁边,这副模样,到是让萧容洲微抬了眸子,“江小姐进宫找朕所谓何事?”

“明烟听闻,近日临江水患严重,导致河道疏通不急,压力倍增,明烟虽不才,但也在这军中任着虚职,吃着皇粮,现在国难当头,臣这里有一计,可解陛下燃眉之急。”

“江小姐此前可将此事说与了恭王?”萧容洲摩挲着手中杯盏,面上晦暗难明。

江明烟到是一笑,“恭王乃是臣,陛下才是君,明烟自然应是第一个说与陛下听。”

江明烟这说法到是稀奇,现如今朝中上下谁人不知恭王láng子野心,想要谋夺皇位,而身为恭王嫡系一派的江明烟不仅没有将计献给恭王,反倒是拿来给他。

萧容洲压下了心底的那一股子翻腾而上的情绪,将手一抬,“呈上来吧。”

见着江明烟到还真的写了一个折子,递上来,萧容洲微微扬了扬眉,抬手一挥,“行了,退下吧。”

然而,江明烟却是依旧站定在原地,一动未动。

“还有事?”

“陛下近日,可否有忘了什么?”

“哦?”

他将杯子放下,指尖摩挲着瓷杯,疑问出声,上挑的尾音,让江明烟听出了他言语之间的一股子不耐,“江小姐不如提醒提醒?”

“就比如,漏写了什么纸啊,书啊,奏折啊之类的。”

江明烟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他的神色,见对方似乎颇为喜爱这手中杯子,盯着看了半晌,那淡色茶水映照出他眉眼清润。

可显然萧容洲对于她说的话半分没有印象,甚至过于平静的面容上,丝毫都看不出来对于她哪怕一丝的情谊。

一瞬间,江明烟像是一个被撒了气皮球,觉得自己英明一世,从来就没有那一次像是现在这样的蠢。

哪有姑娘家亲自跑来要婚书的?搞得跟她急着gān什么事似得……

江明烟压下了眼底翻滚着的复杂情绪,冲着萧容洲拱手一拜,“可能是明烟记错了,那……没什么事,明烟就先走了。”

坐在石凳上的萧容洲没什么反应,江明烟神色一暗,转身欲走。

“朕近日好像当真忘了什么事情。”

迈出去的步子倏然一停顿,“真的?”

她转过身来,暗下的眸光也瞬间被点亮,她装作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问出声来,“那……陛下忘了何事?”

萧容洲停下手中的动作,漫不经心的将手里的杯子放下。隔了半晌,方才淡声道:“朕近日听闻,江小姐与恭王似是打算携定终生。朕打算将江小姐许配给恭王,你看如何?”

作者有话要说:江明烟:你要的国,赔不起了,赔人总可以吧。

萧容洲:不要。

江明烟:那你要什么?

萧容洲:你伤害了朕,伤透了朕的心,你……

江明烟:行行行,再加上一颗心,不能多了。

每天六点更新,明天见。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帐中娇媚_古南月 下一篇:捡来的夫君是皇帝_雪夜暗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