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后,朕还傻_莘泽(8)

“呦,这花怎么败了。这下人们竟然敢怠慢陛下!”

萧容洲一笑,将手中花枝丢进花瓶内。

掌管宫事的钱明,可是萧云景的人呐。而他不过就是一个看上去不怎么有用的傀儡皇帝罢了。

宫中发生的事情,江明烟一概不知,然而长影看到的只是凤毛麟角,事实上,就在他离开后不久,江明烟摩挲着手中玉佩塞进怀里,向后退了一步,与萧云景拉开了距离。

今日天气尚好,明艳艳的日头里,萧云景就瞧见江明烟扬起头,好看的唇畔扬起,“王爷不必太过感伤,明烟进了宫,王爷还有宁小姐不是吗?”

她说这话的时候,手里摩梭着长弓,声音淡若流云,却又隐隐之间带着一丝笑意,仿佛是嘲讽他的无情,却又不甚在意。

宁宛,是相府嫡出的小姐,其父宁中官拜宰相,手握朝廷命脉,得到了他的支持无疑是成功了一大半。

他也不过是近些天找她频繁了些,倒是不知江明烟是如何得知的此事。

一瞬间,江明烟就看到萧云景的俊脸上神色不断变换,半晌,方才出了声,“明烟,本王与宁宛不是你想的那样。明烟,江……江明烟,你要做什么!”

在萧云景说话的当口,江明烟握着手中的弓箭,慢慢的抬起,将那泛着森然冷意的箭尖对准了对方。

“江明烟,你大胆!”

锋利的箭头泛着冷光,而江明烟手里松松垮垮的搭着长箭。

她一笑,冲着萧云景轻声问道:“王爷,明烟只是想在进宫之前问王爷一个问题。”

“你先把箭放下。”

“王爷,你莫不是心虚?”

对于萧云景面上的虚伪,江明烟心里一清二楚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萧云景没有了刚刚的恐慌,反倒是身上多了一股子邪佞,到后来他不退反前,单手握上了江明烟手中的箭尖,冷笑出声,“江明烟,你倒是说说本王心虚什么?”

周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绷,江明烟吐了一个好字,面上浮现了一抹郑重,“王爷慡快。明烟只是想在进宫之前问一问王爷,明烟在王爷的心里,究竟是什么?棋子?筹码?还是……?”

仅仅是半个月未见,萧云景却是觉得面前的女人变了,变得比先前更加鲜活明丽,也更加会咄咄bī人了,竟是在不动声色之间,将他置于生死之间,而他在长箭下,在生死抉择之际,竟是不得不回答她。

这让他有股子错觉……

江明烟才是王,而他像是一个阶下囚。

萧云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在江明烟的视线里,就看见对方面上浮现出一抹柔软之色,半晌竟是温声软语的开了口,“明烟,你是本王最重要的人。别人不知道你自己难道感受不出来吗?本王不知道你在哪里听到了什么消息,但本王向你保证,无论是宁宛还是别的什么人,都动摇不了你在本王心底的位置。”

萧云景看着江明烟得双眸叹了一口气,“明烟,当初让你嫁给萧容洲,本王也只是……

得权倾朝野得恭王殿下这么一言,倒是觉得荣幸备至。

若不是江明烟亲眼看见自己死了,她恐怕还会被他得伪善蒙在鼓里。

不等萧云景得话说完,江明烟再次问出声来,“好,明烟再问王爷,如果我只是一寻常女子,王爷还会喜欢我吗?”

如果她是一介平民百姓,会吗?大抵是不会的吧。

没有了权势地位,她在萧云景眼睛恐怕连寻常的玩物都不是。

手中得长箭被萧云景握着,他用手掰动,将箭尖比划在他得胸口,“明烟,本王是爱你得,你难道感受不出来吗?若是此番你不想嫁,本王现在就可以去宫里去,让萧容洲解除婚约!”

好大的口气。

看着萧云景得模样,此时此刻得江明烟才猛地觉察出来,那个深处皇宫之中的萧容洲,是有多么的悲哀与可怜。

兄弟阋墙,权位被架空,到后来被所爱之人背叛,囚禁于深宫。

太惨了。

江明烟将手中的长箭放下,走上前去,近距离的盯着他的一双眼睛,笑道:“解除婚约之后呢?再嫁给王爷?”

江明烟的声音很轻,像是情人之间的小声耳语。萧云景何时见过这样的江明烟,黝黑的眸子一瞬间眯了起来。

就在萧云景感受着近在咫尺的呼吸以及女子身上的香气时,耳边再次响起江明烟的声音来。

“王爷,这一次是明烟主动去宫里求的婚。”

“你疯了???”

呵斥让江明烟向后退了几步,报臂看着有些炸毛的萧云景,“王爷生什么气,这样既可以帮助王爷进宫监视陛下,又可以里应外合,何乐而不为?”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帐中娇媚_古南月 下一篇:捡来的夫君是皇帝_雪夜暗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