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侯不打脸_浮云一(2)

慧庭闭上了眼,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,过了许久,才张开口,吐出了轻微的四个字。

“姜家之女。”

郁绍眉头微锁:“姜家……”

还来得及细思,就见慧庭说完这句话,突然剧烈地咳了起来,仿佛要把那本就单薄的身子所聚的全部生气尽数吐出。

“大师!”

郁绍色变,还未有动作,慧庭撑在桌案上,摆了摆手:“回去吧。”

郁绍停顿了片刻,犹豫道:“犬子的病……”

“不出两日,他便会醒过来。”慧庭似是十分痛苦,紧蹙着眉背过了身,“回去吧……”

郁绍见状,不再多言,站在他身后,两手相叠,作了一个长揖,遂转身离去。

小和尚见那施主神色凝重地走了出来,施礼后便进了屋,就看到师父脸色惨白地坐在那里。

他近来身体愈发孱弱,已没有多少力气,轻咳一声便连带着身子剧烈晃动。

小和尚连忙上前扶住了他,替他擦了嘴角的血迹。慧庭静静地望着窗外白皑皑的院落,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笑意,眼底却是一片寂寥。

“我这一生,泄露的天机太多,如今怕是要与这雪,一同消融了……”

第2章

清晨,太阳从镂空细花的窗棂中照she进来,投在地面上,落下了斑驳的光影。

屋子中央坐着一个少女,正安静地摆弄着手中的物什。她削肩柳腰,身着浅青衣裙,衬得肤若凝脂,白皙的脖颈透着莹莹光泽,又生了张小巧的鹅蛋脸,五官jīng致,只是那一双杏眼却透着寡淡的神色。

盼晴看她低着头,一言不发摆弄了那镯子半天,忍不住开口:“小姐,可要奴婢拿到珠翠轩去看看?”

姜柔闻声,没有抬头,只轻声道:“不必。”

她看着手中的镯子,双眉微蹙。今日用过早饭后,手镯上便无端掉了颗珠子,她戴了这镯子许久,从未出现这样的情况。镯子是母亲留给她的,乃柢族护身传物,其内有玄机,因此她也不能拿出去与人察看,只好自己摆弄,只是半个时辰过去了,却一点成果也无。

姜柔正凝神思考,却听外面传来一声急切的呼声:“小姐!”

她抬头,就看到念冬从院子里小跑进来,轻喘着气道:“前院来话了,说是宫里的人来了,叫前去领旨呢。”

盼晴睁大了眼睛:“宫里来人?”

姜柔面上却无异色,沉默着站起身,将那颗掉落的珠子包在手帕里收好:“如此,便过去吧。”

姜柔住在西院,这边一向寂静,除了两个贴身丫鬟和从小教养她的嬷嬷外,再没有其他下人了。只因她母亲曾就住在这个院里,母亲过世后,姜柔也没有搬动,姜夫人对她向来冷淡,便也不曾过问,全当默许了。

穿过院门,匆匆赶到前厅,就见姜家一席人都跪在地上,从宫中来的宫人正站在厅前,手握一明huáng圣旨。姜家主人都住在东院,故而早早就到了,唯有自己姗姗来迟,姜柔心下一沉,直接上前跪下,等着宫人宣旨。

宫人也不怠慢,见她来了,便直接开口:“姜柔接旨。”

“臣女接旨。”

“陛下有旨:兹闻姜太傅之女姜柔性情温良,品貌出众。今定国侯郁子肖年已弱冠,适婚娶之时,当择贤女与配。朕曾有诺,故而特将汝许配为其妻。一切礼仪,jiāo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,择良辰完婚。”

一旨宣完,跪在地上的人却是神色各异。

“谢皇上隆恩。”姜柔抬头接旨,余光就看到姜凝手中也持一圣旨,此刻眉眼都是抑制不住的欣喜,隐隐透着些许蜜甜。

因姜太傅不在家中,宣旨太监行完公事就离开了。见宫人离去,姜夫人身边的那王嬷嬷便再也忍不住了,开口笑道:“一日竟领了两道圣旨,都是皇上的赐婚,这可是莫大的荣耀了。”

就连姜夫人一贯冷淡的脸上也显出些愉悦来,把姜凝拉过来道:“入了皇家,以后当谨言慎行,你在宫中的一举一动,牵动的可是我姜家的荣衰。”(?′з(′ω`*)?棠(灬? ε?灬)芯(??????ω????)??????最(* ̄3 ̄)╭?甜?(???ε???)∫?羽( ?-_-?)ε?`*)恋(*≧з)(ε≦*)整(*  ̄3)(ε ̄ *)理(ˊ?ˋ*)?

王嬷嬷眯着眼笑道:“夫人大可放心,小姐这样聪慧,定然能得太子的喜爱,将来啊,还要贵为一国之母。”

姜夫人闻言,脸色却冷了下去,睨了她一眼,王嬷嬷便觉说了不该说的话,急忙低下头退了一步:“奴婢一时口快,还请夫人责罚。”

姜夫人不欲与她多言,只看了姜柔一眼,王嬷嬷便会意,走过来笑着跟姜柔道喜:“二小姐好福气,我瞧宫里这意思啊,小姐这是要与太子妃同日出嫁呢。受了天恩,以后的日子啊,定然和和美美。”

章节列表

上一篇:沉醉不知归路_喻言时 下一篇:没有了